商業用戶登錄
你的公司文化像騰訊 還是像阿里?

  剛剛過去的一個熱點,滴滴和UBER,補貼大戰、傳言合并、辟謠、再傳言、再辟謠、真合并。一如過去兩年中國互聯網中的合并大戲,滴滴+快的,美團+點評,攜程+去哪兒,58+趕集,美麗說+蘑菇街…… 

  你的公司文化像騰訊,還是像阿里?

  這些“成功配對”的公司都有一個特點,他們身處同一個行業,做著幾乎一模一樣的業務,但他們的企業文化卻往往天差地別,一個很像阿里,一個很像騰訊。這讓我們不禁要問,這兩種文化各有什么特點,誰優誰劣呢?

  筆者作為騰訊和阿里兩料前員工,希望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,以滴滴和UBER中國的合并為例,聊聊這個話題。

  一、從滴滴和UBER中國的合并聊起

  有朋友說滴滴和UBER的合并意味著中國互聯網的補貼大戰徹底落幕。

  我說,君不見餓了么還在pk美團外賣?君不見易到背靠樂視,神州專車背靠聯想么?君不見優酷土豆現在背靠阿里,而百度的愛奇藝、騰訊視頻、搜狐視頻依然健在?還有到家配送、短租、醫療、互聯網金融……各家廠商都還在磨刀霍霍向豬羊么?

  其實商業跟生物的種群生存是一個道理的。每個廠商都希望搶占一個行業生態位,有了這個生態位,他們的企業才能健康發展。哪里有生態位的重疊,哪里就有競爭,就有虧損和補貼,最后一死一傷,或者合并。

  這是一個很大的話題,而且能牽涉出非常多有關商業,有關團隊,甚至關乎人性的話題。借著這個話題,有些人就在討論滴滴和UBER合并的“情懷問題”。

  他們說:中國互聯網又一次打敗了美國對手,感覺像是鄉村基收購肯德基。

  還有人說“不要把世界,讓給我們看不起的人”。

  妹妹問我,老是談情懷的人是不是有點太嬌情了。

  我說,其實情懷背后都是現實。人總是互相看不上的。

  創業,是同類人和同類人的的集合。所以這是一伙人看不上了另一伙人的故事。

  我們生活在一個價值觀混亂的時代,周圍的朋友多種多樣,有人求近財,有人求遠利,有人只求名,還有人只求家人幸福,也有人只圖自己開心。

  誰對,誰錯,說得清楚么?

  你只能說誰可能成功,或者誰更可愛——也許你的潛臺詞就是,誰更像我。

  二、騰訊文化vs. 阿里文化

  先聽我講一個故事。

  2013年底,我加入了支付寶錢包團隊,這個在當時號稱阿里巴巴最核心的團隊。而在此之前,我主要的工作經歷,是供職于騰訊郵箱和微信團隊,從11年到13年經歷了微信幾乎整個創業期,可以說,我的職場基因打上了深深的騰訊和微信烙印。

  阿里巴巴是出了名的狼性公司,抄錄幾條阿里人奉為圣經的“阿里土話”給大家看看就知道了:

  “擁抱變化”

  “生命在于折騰,不在折騰中崩潰,就在折騰中涅槃!”

  “沒有坑,就先讓自己成為蘿卜”

  “不要事情找你,而要你找事情”

  “很傻很天真,又猛又持久”

  “與其怕失敗,不如狠狠地失敗一次”

  “今天很殘酷,明天更殘酷,后天很美好。但是絕大部分人是死在明天晚上,只有那些真正的英雄,才能見到后天的太陽。”

  “不難,要你干嘛?”

  騰訊公司的文化就不一樣了。由于員工很大一部分是通過校園招聘,所以這些大學剛畢業就在公司里工作的人,都帶著一股非常強的學生氣,再加上公司創始人都是工程師出身,所以整個公司都非常斯文。

  而微信團隊(曾經的廣州研發部)在騰訊公司中又極為特別,也許是因為遠離總部,在微信做大之前,這里的升職、調動的機會并不多,人員流動很少,團隊里隱藏了非常多低調卻才華橫溢的同事。在部門群里聊天,總是時不時就有人賦出詩一首,或者來一句讓人拍案叫絕的金句,但在現實生活中,他們卻常常少言寡語,默默在做好事情,專心的雕琢產品、代碼、設計稿。

  騰訊內部有一個叫“瑞雪精神”的傳統——不要逆乘電梯,要文明排隊等。在阿里,我很快發現,靠“瑞雪”是無法生存的。

  比如,我在支付寶大樓21樓辦公,每天中午如果我不逆乘電梯是下不了樓的——因為大家都逆行了,樓下的同事先坐向上的電梯上來后再下去;

  比如同事幾人一起經過一個門,我先推開門的話,我會扶著門讓后面的人好過來,但從來沒有其他人這樣做;

  再比如,下午發點心水果,晚上發夜宵的時候,如果不飛奔過去搶的話,你只能聞著別人吃東西時那個香噴噴的味道,獨自默默的吞口水。

  “斯文”在阿里并不是一個好詞。在阿里我“學會了”罵粗口,我發現不說粗口在這里顯得格格不入。甚至有的上級會說,如果這事搞不定,你就跪下去求他——我不敢想像在騰訊會有這樣的事發生。

  最典型的一次,我在公司樓下上樓時遇到一個沒打過交道的女同事抱著大箱小箱,我主動幫她拿了幾個——是的,很小的一件事。后來這個同事說,在公司這么久第一次遇到有人主動幫忙拿東西。這又讓我疑惑許久。

  在阿里我顯得像是個怪人。

  曾經有人問我騰訊跟阿里的區別,我說:“書生”跟“土匪”的區別。但我不覺得阿里這樣不好。

  騰訊人之所以“書生氣”,是因為大部分人是需要寫代碼,需要設計產品,需要不斷地學習,不斷地創新模式,不斷地思辨,思辨之后再執行,這樣當然要求非常多高學歷的“好學生”,要有理想,有才華,愛創新愛創造講規則;

  而阿里是一個典型的銷售、運營導向的公司,一支在電子商務最前線作戰的部隊,每天跟各行各業的小商家打交道,幫其他需求奇特的傳統行業客戶解決問題,更多地講執行,要接地氣,要講結果,要吃苦耐勞,需要每個人都能像獨立作戰。這樣的團隊,不“土匪”能行么?

  在阿里,所有人都是那么粗野,叢林生態,大家都忙著向前沖,沒人有空給你“舔傷口”。

  所以你能明白為什么騰訊過去沒把電商做好,而阿里也沒能做成社交了吧。

  九型人格把人的九種性格分為:“思維中心”、“情感中心”、“行動中心”。你總不能讓行動導向的人去做思維導向的事的。

  業務決定企業基因,決定團隊氣質。

  為什么百度老說要“狼性”,卻不可能變得“狼性”。你試試讓公司里的程序員每天都排隊、集合,跟美發店的小哥小妹們一樣,站在公司門口大喊“干!干!干!殺!殺!殺!我們是最棒的!保證完成任務!”

  一個月后我們來看看離職率。

  三、滴滴文化vs. UBER文化

  很不巧,滴滴創始人程維同學在創業前長期供職于阿里巴巴的B2B團隊和支付寶團隊。所以滴滴最大的口號也是阿里那句“擁抱變化”。滴滴是一個典型的運營導向的企業,也很喜歡用重地面部隊的方式來進行業務開拓;

  而UBER,一個信仰技術的團隊,一個來自“高大上”的美國的外企,在中國招聘了大量出身外企的精英,并且使用輕模式、小團隊就能保證大規模業務的順利開展。

  這似乎又是兩個“阿里”vs“騰訊”式的對手。于是,是否可以說“運營導向”打敗了“技術導向”呢?

  并沒有。

  很多人喜歡簡單地把企業的并購講為誰吃了誰,并由此推導出規律,比如文前提到的若干并購案,大家就在說是狼性企業吃了羊性企業,是北京企業吃了上海/南方企業。——那攜程并購去哪兒又怎么講呢?蘑菇街與美麗說的合并又怎么說呢?

  資本操作是一個非常復雜的事情,企業、產品和業務之間的競爭更不能一概而論,如果只是基因決定,那我們做這個企業有什么意義?如果一切從一開始就決定了命運,我們在商海、在人海中不斷奮進又為了什么?

  生活、工作、創業的樂趣其實正在于未來的不確定性。

  但有一點我們是知道的,像“出行服務”這樣的O2O業務,公司初期的運營非常需要“運營導向”(個人業務)或者“銷售導向”(企業業務)來保證生存,并進行業務模式校正;而公司發展到中期、成熟期,卻特別依賴技術和產品,需要通過大平臺、大數據和智能算法建立規則、模式來優化體驗,提升效率;同時,O2O業務不像過去的電商一樣模式相對確定只需要改進運營策略,它需要不斷地創新產品、更新模式,不斷地針對線下業務的具體情況調整產品的設計。

  也即是說,O2O企業需要“阿里”和“騰訊”兩種基因同時存在。

  從打車大戰數年來,我們可以看到滴滴的技術、產品團隊也很優秀。滴滴和UBER的區別,只在于誰的運營基因更強一點罷了。

  四、文化之爭,孰優孰劣?

  中國歷史上,不斷有朝代更迭,有非常多的戰爭,但這些戰爭之間卻大有不同。

  有一種戰爭,從一開始就注定了成敗。

  秦國曾經是偏居西陲之地的一個弱國,資源匱乏且長期處在戎狄的威脅之下,但最終它卻一統了天下。轉折點在“商鞅變法”。這個變法后的“集權強國”打敗了“分封諸侯”。變法之后,只有秦國打各國的份,各國基本上是不敢招惹秦國的。

  鴉片戰爭,英國人用堅船利炮打開了大清帝國的國門,這是“現代火器”打敗了落后的“傳統兵器”,更是“現代國家”打敗了落后的“傳統帝國”。同樣的,大清一見英國人的軍隊,是絕計不敢再去碰他們的,逢戰必敗。

  這樣的戰爭,是“高低戰爭”,是模式高的打模式低的,是先進打落后的“降維攻擊”,是不可逆的,是高者必勝的。

  另外一種戰爭,像楚漢之爭,劉邦是流氓,項羽是貴族,最后流氓打敗了貴族。

  這樣的戰爭,只是“平面戰爭”,大家站在一個平面上,誰成誰敗在初期并不能下定論,一切只有到最后才有分曉。

  這種戰爭是組織方式、經營策略的區別。他們是同一個模式上的兩個團隊之間的“肉搏”,最后誰更靈活、更聚人心,甚至“更無恥”,誰勝利。

  滴滴快的們打敗傳統出租車行業,就是一種典型的“高低戰爭”。但UBER打滴滴,卻不是,這只是一場“平面戰爭”,在這樣的一個戰場上,需要血拼,所以UBER跟滴滴打仗注定是一場血腥無比的肉搏戰,這場戰爭如果殺到最后,兩敗俱傷都不為過。還好他們收手了。

  也許如果UBER的人工智能真正的準備好了,針對滴滴的這塊戰爭可能會變成“高低戰爭”——可惜還遠沒有。

  也許UBER會覺得滴滴是屌絲逆襲,但打不死對手,意味著兩者沒有高低之分,并沒有什么資格看不起對手。

  中國古代一直有一種屌絲:北方少數民族,憑借他們的騎兵優勢,不斷南下進犯,打擊南邊的中原王朝,中原王朝屢屢戰敗。但有兩個人反其道而行,向胡人學習,并主動出擊把他們打敗了——趙武靈王和漢武帝。

  趙武靈王,他為了抵抗北方的胡人侵襲,提出“胡服騎射”,脫下中原人的長衫,全民穿上胡人的衣服,練習騎馬射箭,終于訓練出一支非常強悍的騎兵,用他們打敗了胡人,并且開拓了北方的領土。

  漢武帝時,漢朝已經受到了幾十年的匈奴之苦,所以他學匈奴之法訓練騎兵,數次北伐,奪回了河套之地,“封狼居胥”,把匈奴徹底打垮,使得終漢一朝,再沒有匈奴之患。

  ……

  這個時代世界科技大變革,“奇點”即將來臨,科技變化很快,而中國也經歷著社會經濟轉型、文化轉型,我們面臨著各種思想沖擊,價值觀必然混亂,會有無數的對錯之爭,卻不會有多少對錯之分。但百家爭鳴,百花齊放是好事,生在這個時代,是我們之幸。

  回想盛唐氣度,包容天下,不擇細流。愿有生之年,得見如此。

  滴滴和UBER的事情已經到一段落了,而我們能做的事情是,了解自己的企業文化,更新自己的企業文化,堅持自己合適的企業文化。我們也可以更了解對手,包容他們,學習他們,學他們之所長,成為比他們更優秀的公司,做比他們更好的產品。

  所以,你的公司,更像騰訊,還是阿里呢?

知夢地方門戶網站系統
草根網站夢想驅動者
進入知夢官方網站
演示:瀏覽頁面體驗功能
查看價格并購買知夢
聯系官方客服:

Copyright  ©  知夢地方門戶網站系統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湖北知科網絡科技有限公司    公司電話:86-0711-3240005    值班電話:15871526095

公司地址: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區鄉鎮企業大廈404室    鄂ICP備10205759號

皇家赛马注册 农场养鸡模式怎么赚钱 现在搞什么小吃好赚钱 怎么利用企查查赚钱 可以写小说赚钱的软件下载 什么工作赚钱不需要学历 埋雷游戏发普通红包赚钱 梦幻西游 5个垃圾号 赚钱 加盟潮牌店赚钱吗 玩益智游戏赚钱的软件 手机玩游戏赚钱都是假的 6.8米的平板货车打游击赚钱吗 蓝网在线阅读能赚钱吗 拉人头模式赚钱 香港赚钱的排行榜前十名 2014年什么最赚钱 汪峰鸟巢演唱会赚钱了没